4、小孫若珵

 

小孫若珵已兩歲四個月大了。雖遠隔千里,但每周都有四五次的FaceTime,我們還是一直見證了他的成長。從只躺在地上滾來滾去,到側着身抬起一條腿,到在地上爬來爬去,到蹣跚地走着走着,到得心應手地手舞足蹈地奔跑。從𠲖𠲖啞啞,到牙牙學語,到侃侃而談。這每日的變化,都成為我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最近,為了吸引他在午飯後刷牙,以嵐每於午飯後陪他看一陣子的卡通或兒歌節目,觀看期間替他刷牙。午飯後刷牙看卡通節目是他的最愛,不過他不像一般的小朋友,有電視看就萬事大吉。他的小腦袋中有很多的主意,打開電視機,他就一直叫着「不要看這個,不要看這個⋯⋯」要他Daddy「the other  one , the other  one ….」不停地選擇着節目。有一次,他說要看青蛙的卡通,選了好久,選到了,他高興地說:「Daddy 終於找到了!」我們很是驚訝,因為「終於」二字,代表了他的思維已不單只直接,而是進入了較為複雜的推斷階段了。兩歲多一點的小孩,就有了這種推斷能力,這還真教我們吃了一驚。

有一天,餐後的電視節目選了幾首兒歌,他跟着唱,跟着跳,正是興致正濃,全然不能停止。以嵐說看了這一首就要去午睡了,完後,他仍要求再來一首,以嵐不答理,他走到電視機前,以嵐警告他「don’t touch TV. 」他還是按了電視機,以嵐說:「today no TV !」他連忙分辯:「no touch !」看見父親不為所動,於是他上了沙發,邊哭着邊說:「刷牙就看TV!」我們看着好笑,對呀,你說今天不能看電視,但晚上要刷牙,刷牙看電視可是你們定的規則,那晚上刷牙就可以看電視了。為了看電視,他還懂得力爭權益,為自己的利益抗爭呢!

他喜歡看兒歌卡通,一邊跟着唱,一邊跳着舞。有一次晚飯後,他選中了《Head, Shoulders, Knees and Toes》,這可能是他第一次看吧,新奇地跟着學唱,跟着跳舞,跟着歌詞接觸自己身體的各個部分。他對這新學的歌興趣極濃,播完一次,就叫着「還要」,就這麼一次一次地觀看,一次一次地唱着跳着,反反復復二十多分鐘,還是樂此不疲。媽媽對他說:「寶貝,這是最後一次,看完了這一次就要睡覺了。」為了再一次觀看,他爽快地回答:「好。」這一次之後,他仍想再來,於是拿起了旁邊的牙刷放到口中,邊刷着牙邊說道:「珵珵刷牙看TV!」Sherry對他說:「你答應了看最後一次就要睡覺,不能說話不算數。」他還想分辯,Sherry說:「媽媽陪你到房間讀書講故事。」他想了一下,大有不看電視還可以聽媽媽講故事,倒也不錯,於是「好」的一聲回應,就牽着媽媽的手到自己的房間,坐在小沙發上與媽媽讀書聽故事了。

今年五月,家中的牡丹盛開,嫲嫲帶着寶貝到前園看牡丹,花苞上有大螞蟻忙着幫花苞剝開苞皮,嫲嫲把鏡頭貼近螞蟻,這是若珵第一次看到螞蟻。此後,每次都要嫲嫲帶他看大螞蟻,但牡丹花已全然開放,找不到在花苞上的大螞蟻了,嫲嫲就在地上、Drive Way四處找,後來外面實在太熱了,嫲嫲怕蚊子,就要爺爺帶着寶貝找,隣居可能覺得好奇怪,這兩個老人怎麼彎着腰,把iPad 拿着往地上靠,是㝷寶?或是做運動?若珵知道螞蟻要在地上找,一次,晚飯後,爸媽都在厨房清理,他則蹲在地上,把小腦袋彎到地上,很用心地注視着地上。媽媽發現了,問道:「寶貝,你在地上做什麼?」他答道:「看螞蟻。」「家中地上怎會有螞蟻呢?」Sherry奇怪地說,以嵐走出來看看,他立即用小手從地上一抓,往嘴上塞。對爸爸說:「吃螞蟻。」Sherry拿了布巾出來,往地上找。螞蟻當然找不到。兩個大人,都上了一個兩歲多一點的小孩的當!

雖然懂得的詞𢑥有限,但也不礙他的口齒伶俐。那天吃完晚飯,他到自己的房間玩,墊子上鋪滿了小車、積木、Lego 和玩具菜蔬,玩了一會兒,媽媽叫他收拾地上的玩具,母子倆一人拿着一個袋子。媽媽說一人一件地把地上的玩具放入袋子中。他不大願意,一邊喝着水,一邊東拾拾,西拾拾,就是不肯把玩具放進袋子。媽媽說:「你的玩具要自己收拾。」他信口而答:「不是珵珵玩具,是媽媽玩具。」「是媽媽的玩具,那你不要玩啦。」「玩!」呵呵,看他應對自如,牙尖嘴利,雄辯滔滔,大有嫲嫲昔日雄風。

以嵐寄來一則短片,小孫圍着圓餐桌跑,小狗Bear以為是在和牠捉迷藏,也在桌底跑,小孫一邊跑,一邊自問自答地說:「珵珵做什麼?」「珵珵走圈圈。」跑了幾圈,小狗看見不是在追牠,也就在桌下站着不動了。小孫看到小狗不動了,立即喊道:「Bear, come, this way !」小狗無奈地又跟着應酬式地懶散走了幾步,不幹了,索性停住,在餐桌底坐下。小孫跑了兩圈,看到小狗仍不動,無奈地說:「OK」。算了,他自己玩,跑向客廳,邊跑邊說:「這裏有蝴蝶!這裏有蜜蜂!」言下之意,這裏有這麼多好玩的東西,小狗你不跟着來,是你的損失。你看,他的想象力多豐富。

珵珵走圈圈

他的想象力一直是令我們驚異的。在他自己的房間裏,床前的空地上架起了火車路軌,上下兩層交叠,旁邊是山丘。他在山丘和平地之間,用積木砌起高矮不等的房屋,分布不一,互為呼應,好一幅指點江山的巧思!當然,用Lego砌出長頸鹿、卡車、剷泥車和堆土車,很是形似,這是耐心、巧手、妙思的結合。

喜美食是每一個小孩的天性。若珵見到美食,喜孜孜的,吃得歡天喜地。媽媽買了著名的芝士撻(外型極似香港的蛋撻),他對着芝士撻,笑得眼睛都成了一條絲,指着芝士撻問媽媽:「珵珵吃什麼?」「 Tart,這是甜點。」他咬了一幾口,又問道:「裏面是什麼?」「是cheese ,好吃嗎?」「唔唔」他眉開眼笑地以笑聲代替回答。他邊回答邊大口大口地吃,把鼻子都沾滿了芝士,鼻子有點痒,便對媽媽說:「蚊子咬了鼻子。」Sherry覺得在家中怎會有蚊子呢,便懷疑地問:「有嗎?」他見媽媽好像不信,小眼轉了幾下,說:「一點點。」腦子還轉得頗快,應對如流。

吃着吃着,他指着前面的芝士撻說:「媽媽吃這個。」「媽媽在拍video,等一下才吃。」他指着芝士撻,堅持說:「現在!」直到媽媽也吃才罷。他並不像有些小朋友,好吃的東西要霸佔着自己吃,而是要媽媽也分享。這種分柑同味的心態,不單是對爸爸媽媽,就算是在FaceTime對着在熒屏的我們,當他吃到好東西時,也一定拿着遞到熒屏前說:「嫲嫲吃!」「爺爺吃!」由小觀大,這種胸襟很難得。

珵珵吃芝士撻

若珵學講話較遲,兩歲才開始學話,但進步神速,四個月的時間,就有很強的叙事能力。有一天,他跟父親到附近的playground玩,見到小朋友的汽球飛走了,嚇得哭了起來。父親帶他回家,哄他說回家吃飯找嫲嫲。他在FaceTime中對嫲嫲說:「汽球飛飛,珵珵怕怕,哭哭。Daddy說回家,吃飯,找嫲嫲。」用他有限的語𢑥,把事情轉述了出來。

吃飯找嫲嫲已是日常生活的規律。除星期三Sherry work from home 照料若珵之外,其他的四天都是以嵐做全職奶爸。這四天,午飯時間必定用FaceTime和我們見面。這也是我們最期待的時刻,通過視頻看着他吃飯,跟他閒聊,誠人生一樂。

在熒屏上一見面,他就甜甜地叫着「嫲嫲,爺爺」。如果看不到我,他就大聲地問:「爺爺去哪裏囉?」有時,他又會故意眯着眼,別着臉,說道:「不要看爺爺,不要看嫲嫲。」然後把眼睛稍稍打開斜望,甜甜地笑了。

他和一個小女孩一起玩,嫲嫲問:「昨天你是不是和一個小朋友一起玩?」他答道:「好。」(他把好當成Yes)嫲嫲再問:「她叫什麼名字?」他想了想,說:「沒有名字。」這時Daddy在旁說了她的名字,他拍拍胸,自豪地說:「珵珵知道,嫲嫲不知道。」呵呵,不知道人家的名字,就說是沒有名字,待知道了,就說自己知道嫲嫲不知道,這也太「耍滑」了吧。

在熒屏上一見面,他說會問:「嫲嫲衣服上有什麼?」「爺爺衣服上有什麼?」嫲嫲在家多數穿有圖像的T裇,他就要嫲嫲走近鏡頭給他看過够。至於我單一的T裇,他就會問是什麼顏色,總之,話題多多,從不冷場。

當然,最經常的事是要嫲嫲帶他看Beanie Babies。二十年前,Beanie Babies 流行,我們雖一大把年紀,仍童心未泯,見有新產品上市,就排隊去購買,當時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只覺得這些小動物玩偶造型可愛,顏色明麗,就這麼一個個地買下來,六七十個Beanie Babies加十多個Beanie Buddies,放在一個大塑料箱中,如今可派上用場,嫲嫲逐種動物向他展示,他在動物園見過的,在書中看到的,總能認得,叫出它們的名稱:㕵㕵(小狗)、熊熊、馬、牛、猴子、大象、八爪魚、火雞、鴨鴨⋯⋯他都懂,不懂的,只要教了他,日後也就記得了。

他很有想像力,把七八隻不同的小熊全按它們的特點為它們命名,綠色胸上有足球的叫踢球熊熊,紫色胸有小花的叫花花熊熊,白色全身都有星星的叫一閃一閃小星星熊熊,粉紅色胸有心形的叫愛心熊熊⋯⋯這些為紀念各種節日或盛事的小熊,都被他賦予別緻的名字。每次看Beanie Babies,他總會說:「嫲嫲有很多很多動物。」嫲嫲說:「這些動物以後都送給寶貝。」他會高興地說:「好。」但從來不會問你要。

除了看Beanie Babies,也經常要看我繪的畫。四個月前,他剛懂得說幾個單字時,我畫了一組孔雀,剛巧他經常看的書中也有孔雀,於是嫲嫲帶他到畫室看孔雀,他最喜歡其中一幅正面開屏的孔雀,每天都要「看孔雀」,看完又看,我們為了不必樓上樓下不斷跑,就把這幅畫拿到樓上。他的書中也有鸚鵡,於是就把我畫的一幅白鸚鵡立軸挂在樓下的Foyer,他看了非常高興,就一直要孔雀鸚鵡不斷輪流看,嫲嫲就上下走着帶他看,嫲嫲下樓梯時,他突然說:「be careful !」聽在耳中,甜在心中,嫲嫲就這樣上樓梯下樓梯地忙着。

初時,用他爸爸的iPhone和我們FaceTime,一個月前,他也有了自己的iPhone,以嵐幫他setup了自己的戶口,現在,他已用自己的iPhone 和我們FaceTime。從此,他把iPhone當作嫲嫲,吃完飯到客廳看電視,到自己的房間讀書、玩玩具、睡午覺,都要帶「嫲嫲」。以嵐叫他和嫲嫲拜拜,他總會說「還沒」,不肯和我們分別,有時還會把「嫲嫲」藏着,有時還要「嫲嫲」在旁邊陪他午睡。總之,要叫好多次才肯和嫲嫲拜拜。

最近,我們定了到三藩市的機票,他也知道了,嫲嫲問:「爺爺跟嫲嫲來看你好嗎?」「好。坐飛機。」他高興地回答。「那你跟Daddy來機場接嫲嫲爺爺好嗎?」「好。黑麻麻。」我們聽到他的回答,一時呆了起來。第一次到三藩市時,他才八個月。那是Thanksgiving 前,冬天的黑夜來得早。我們下午五點半到達,以嵐載着他來機場接我們,來的時候還是天光,坐在後座嬰兒車上的他,眼睛轉來轉去地看着我們。雖是在熒屏上經常見到,但真人還是第一次,不免有點兒不適應。嫲嫲坐在後座陪他,當車子一離開機場,天突然黑了,車廂內一片漆黑,他嚇得放大喉嚨哭了起來。以嵐邊駕着車邊安慰他,但也沒有見效。他還記得這件事!我們聽後有點兒驚奇,問Sherry是否告訴過此事,她說從來沒有。想不到八個月大的事,他還能記得!

赿是在熒屏中見得多,赿是想真的到三藩市和他一起,抱抱他,親親他,陪陪他到Playground 玩,陪陪他看卡通,陪陪他讀書,當然,更想親親他那可愛的小臉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