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華叔

司徒華終於走完了他奮鬥的一生。他為港人留下了為中國的民主事業而奮鬥的典範;為港人留下了熱愛祖國但不盲目愛國的榜樣;也為追求民主的港人留下了無限的懷念與鼓舞。如果說:陳方安生是香港的良心,那麼,司徒華更是中國的良心。我們為香港能培育一位如此堅貞愛國,如此忠於民主事業的鬥士而驕傲。
司徒華的一生,就是熱愛港人、熱愛中國的一生; 司徒華的一生,就是與港英殖民主義奮鬥、與專制政權奮鬥的一生。在這奮鬥的生命中,體現了他的高標風範。
有一段包括他的「戰友」都不知道的往事,就是早在他就讀皇仁中學時期,他就與一班志同道合的同學,為了團結中學生,為中學生提供一個正確而有意義的交友場合而組識了「學友中西舞蹈社」(這就是現在的學友社),當時社址設在旺角ABC餐廳的樓上,有很多有志的青年學生都加入了,是一股很健康的勢力。當日,左派看中了這個組織,派人向司徒華搞統戰,司徒華不為所誘,於是左派部署了奪權陰謀,由左派學校香鳥中學負責其事,派大批學生入社,並在社的民主選舉中發難,向司徒華奪權,並把他趕出了學友社。
眼見自已辛辛苦苦建立的學生社團被奪,司徒華上了人生寶貴的一課。他並沒有因此而沮喪,反而更努力投入社會活動,皇仁生在當時應是港大的必然成員,司徒華卻放棄了大學,入讀師範學院,從此把終身貢獻給教育下一代的事業,並為專業教師的權益而組織了「香港教師專業協會」(教協),為教師的權益而努力,保障教師的權益,也直接保證了香港教育的質素。
可能是吸取了中學時期被陰謀奪權的教訓吧,教協數十年來都能保證了領導權不被滲透,走上獨立自主的道路。
在司徒華的一生,熱愛中國是他的終身目標,他並沒有因在中學時期被左派奪去學友社的領導權而對左派心存芥蒂,反而在教栛大力搞認識祖國的旅行與活動,並大力配合大專界的愛國活動,後來,也不計前嫌地參加了香港回歸的基本法起草工作,直至八九民運,六四的槍聲驚醒了他的中國夢,使他更深切地明白爭取民主的重要性。於是、促成了支聯會、民主黨的成立,為海內外樹起了鬥爭的旗幟。數十年來,他孜孜不倦地為這兩方面工作,真的是鞠躬盡粹,死而後已。
司徒華在漫長的奮鬥過程中,遇到了中共的各種打壓,遇到了一些被收買的「舊戰友」的攻訐,受到了一些嘩眾取寵的民主新貴的漫駡,遇到了一些民主癲狗的狂吠。但他一乃既往地堅持自己的理想。最令人感動的是去年他為了香港的政治大局,帶病披甲,與一班頭腦發昏的公投癲狗論戰,被這些癲狗狂吠漫駡,甚麼「智慧與年齡成反比」,甚麼「癌細胞上腦」,這些侮辱,他為了大局,坦然受之,卻暴露了那批攻治打手的醜態。如今晢人已去,那些漫駡他的人可稱心了吧!
司徒華臨終前,最放不下的是支聯會的前景,最怕的是支聯會的被滲透、被奪權,相信這也是全港愛國人士的憂心,但是,我們堅信,在全港人民、全球華人的關注下,支聯會將會繼續為支持中國的民主,爭取平反六四而奮鬥。在香港的同胞們,為了我們的子孫萬代,為了我們祖國的真正富強,請風雨無阻地每年參加支聯會的六四燭光集會。

1 thought on “別了,華叔

Leave a Reply to solina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