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風雪人歸夜

那幾天電視的天氣報告,一直談着入冬以來最大的一場暴風雪即將在十二月二十三號晚到臨,大雪一直會下到二十五號的聖誕節,連續七十二小時的風雪,降雪量將由十二吋至十八吋不等。因為之前已有東部的大風雪,東部城市如紐約、華盛頓及費城等幾近癱瘓,陸、空交通也幾乎全部斷絕的慘痛教訓,這一次的中西部大風雪也就更引起注目。何況又是聖誕前夕,陸、空交通最是繁忙的時刻,突然來這麼的一場暴風雪,也不知有多少人會為風雪所阻,錯失了與家人共渡佳節的時機。所以,早在風雪來臨的前一個星期,人人就已是注視着天氣的變化,各有關部門也更就嚴陣以待。
兒子預定在二十四號晚上由三藩市返家,所以,我們也極度關注天氣的報告。二十三號晚上的新聞報導了機場的情況,但見搭機的長龍蜿蜒着,見不到龍尾,有些旅客因為班機的延誤或取消而徬徨無奈。晚上,很多要在二十四號早上出發的旅客,早已冒着風雪提早來到機場過夜,以期明早不致因交通的延誤而誤點,到處都是一片混亂。看到這情景,我們的心為之一實,真不知道明日兒子坐的班機要延誤至何時?我只得強作樂觀地安慰着妻:從來總是好事多磨,事情總會解決的。何況只是中西部天氣惡劣,三藩市那裹並無問題,只要飛機能從那邊出發,最多只是延誤,絕不會取消班機的。
我們是很緊張的,因為這一次兒子携同小Bear,如果路上延誤,人最多是煩悶、疲倦而已,但狗兒困在小籠中數小時怎消了得?何況還要忍着大小便,那該多辛苦!就因為捨不得小Bear 受苦,所以我們的心愈發難安。
二十四號早上,往窗外一望,天空中正是白雪片片飄揚,屋頂、樹木、草地、街道,全是銀白一片,這是一個晶瑩的世界,如果不是因為晚上要出去接機,假如是心境悠閒,手中一杯熱茶,欣賞窗外的琉璃世界,那將是一件愜意的賞心樂事。白色聖誕豈不是富有情調的嗎?可惜的是,現在心中牽掛着以嵐的班機是否能如期起飛?晚上駕車到機場接機是否安全?這一牽掛,窗外的景緻已不再有詩意了。我們正為這鋪天蓋地的積雪而煩憂呢!
由二十三號晚上下雪至二十四號早上,有的地區積雪已達十八吋,我們這裹的降雪量較少,但地面也已積雪達七吋。吃罷早餐,我就全副武裝地開動剷雪機清理門前車道(Drive way)的積雪。剷雪機將雪噴向兩旁的草地,路口的兩旁已堆了四五呎高的雪,連信箱也幾乎被雪所埋了。記憶中,這是繼九七年之後,雪堆得這麼高的第二個冬天。
清理了雪返回家中,妻己開着電視,觀看有關天氣的報告。可能是有上周東岸大風雪的教訓,也可能是我們州的剷雪設施較先進吧,大雪並沒有造成如東岸般的癱瘓,公路上沒有大塞車,飛機也照常升降。看到這情形,心稍定,只是路面仍不斷有雪飄下,天空仍是灰濛濛的,大有壓得人難以喘氣之概。
整天的細雪紛飛,使剛清理的車道又再鋪上了白雪。我只祈望雪勢稍停,免得躭誤以嵐的返家。這時,已是下午三時,我連忙上網查閱本地前往三藩市的班機情形,發現所有預定前往的航班都如常出發了,於是心稍定,安慰妻說:各班機如常飛往三藩市,保證了以嵐會有飛機可乘,照理應該可以返來了。
下午五時,再上網查核以嵐搭的班機,幸運的是提早了十多分鐘起飛了,心中的大石放了下來。以我的經驗,只要起飛,無論天氣多惡劣,也準可以降落到目的地。我在九五年飛返香港時,正逄香港掛了八號風球,飛機在上空盤旋了近半個小時,終於降落。比起八號風球,這裹的大風雪應較容易降落吧。
我每隔半小時就從網上觀看航機的飛行情形,而妻也全神貫注電視中有關風雪的報告,雖不致白雪漫天(White out) 的險境,但大地在飛雪的籠罩下,也顯得一片的莽莽蒼蒼,夜晚的馬路上也一改平日流光璀燦,車水馬龍的盛況,電視台也呼籥眾人如無要事,應留在家中,萬不可外出。如在往常,就算外面有金可拾也難以驅動我們外出,但以嵐將在晚上八時五十五分到埠,不得不硬着頭皮冒着風雪駕車前往機場。
好在機場距家僅十五哩,經三條高速公路,平日只需十五分鐘就可到達,所以我們前往接機時,多數會在飛機着陸後才駕車前往。但現在風雪交加,交通的時間難以估計,所以在知道飛機到埠的預定時間後,我們就提早出發了。
路面雖已清理,也灑了鹽沙,但因為氣温低,加上整日的飛雪,所以顯得甚滑,平日熙來攘往的車輛消失了,只有三三兩兩的車子蹣跚地行着,相信大多數都是像我們般不得不出門的人們了。
下雪的夜晚,四周顯得特別的漆黑,加上不時飄下的細雪,視野是一片的模糊。我們戰戰兢兢地在公路上緩慢地模索而行,平時是六七十哩的時速,現在慢得只有三十哩。幸好車子的安全設施足够,駕駛時心也稍定。即使是如此,停交通燈或路口時,車子的ABS ( Anti Brake System) 也一直工作着;車行在公路上,也不時有滑行失控的情形,幸好ESP系統及時發揮作用,才不致出現如舞龍般在公路滑行的驚險鏡頭。饒是如此,也已是令人緊張得手腳顫動了。
好不容易花了大半個小時,終於到了機場,致電通知在機場門口等待的以嵐,他拖着在地上奔跑的小Bear上車,於是又花了大半個小時,經歷了提心弔膽的艱險行程,終於到了家門。這時,滿身僵硬的肌肉方才鬆弛了下來,一陣温暖、安然的感覺隨之而生。真的,千好萬好,還是自己的破窩好。

2 thoughts on “62、風雪人歸夜

Leave a Reply to solina sze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