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的聯想

直到上星期六,才有機會觀看紀錄片《大地》(Earth),那温室效應破壞自然生態的主題,那眩麗雄偉的大自然景象,那動物聯羣結隊,漫山遍野為尋水與食物而遷移的壯麗場面,那熱帶雨林雄鳥出盡八寶求偶的風趣舉動,那雛鳥從樹洞中如空降而下的第一次學飛,還有那初生北極熊沿着冰崖滑行的憨態……這些妙趣橫生的情節,都使人銘刻於心,都使觀眾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是,使我內心深處久久不能平息的,卻是兩個弱肉強食的鏡頭。
那是在漫山遍野的馴鹿(caribou)翻山涉河遷移的時候,數隻白狼在旁覷伺著,當看到一隻初生的小馴鹿稍離大隊,白狼就突起發難,小馴鹿忘命飛奔,卻越跑越遠離大隊。白狼在後面緊追不捨,小馴鹿跑上了山坡,終於被白狼追及,牠於是伏在地上,一動不動地等著白狼吞噬自己的生命。
另一個受害者是麋鹿。數雙麋鹿在野外吃著植物,風吹草低,景緻是美麗而諧協的,大有「呦呦鹿鳴,食野之苹」之概。和平的外表卻是醖釀著致命的兇險,這時,旁邊伺伏著的山豹突然撲出,麋鹿沒命地奔跑,山豹快捷地追趕,眼看漸追漸近了,麋鹿心慌而失足。電影用了慢鏡頭播放麋鹿失足跌倒,爭扎著爬上來,再失足跌倒,山豹追及,麋鹿伏在地上一動不動地靜候著山豹撲來,無助地任由山豹咬牠的頸部。
這兩組鏡頭對我來說,具有極強烈的震撼力。以前對「弱肉強食」只停留在理性的認識,如今卻是活生生地展現在眼前。這以後的數日,我一靜下來就想起這兩組的鏡頭,心中不由自主地湧起惻然之感。我不時想著,為甚麼小馴鹿和麋鹿在被追及時,就不再作爭扎,無助地伏在地上靜候死神的來臨?及後一想,又覺得牠們是在盡了自己的能力與死神博鬥,力盡之後只得接受命運,不再作無謂的爭扎了。如此看來,動物比我們的部分人類還要聰明。不是嗎?在命運面前,明知爭扎無益,可是我們大部分的人還是不能坦然接受,還是要作吃力不討好的爭扎。這美其名是不向命運低頭,富有奮鬥精神。但是,奮鬥的的結局不就是還要失敗嗎?那麼,爭扎又何益呢?話得說回來,在初始時,我還是贙成要盡力爭取的,只是知道爭也無益時,何妨坦然接受失敗,甚至是死亡呢!這就是拿得起,放得下吧。比如對疾病的態度吧,明知是絕症,根本己沒有治癒的可能,那何不坦然接受,心安理得地靜待生命的終結?為甚麼還要作無謂的爭扎,白白浪費了社會的資源呢!這又使我聯想到最近備受爭議的安樂死。人已變成了植物人,或是生命力已全消失了,為了一個所謂人道的理由,卻仍要遍體插著各種管道苟延生命,這對病者來說,並不是人道,而是殘害,同時,對社會的資源來說,也是一種無益的浪費。目前,美國已有很多州接受安樂死的要求,這無疑是較人道的做法。
弱肉強食,這在動物界是一種生存的定律。但在人類社會,則有不同的反應。也有一類人接受這定律的,所以,商場上不時有大魚食小魚的上演,社會中不時有強者凌辱弱者的事發生。這種觀念,表現得最徹底的應是希特拉,他那大日耳曼民族的思想,那優生學的思想,使他作出了對認為低下民族的種族滅絕行為。也有一類認為人不同於動物,要有正義,要維護弱人弱國不受欺凌,於是國家就有了法律保護弱羣人士,國際間就有了聯合國維護弱國不受侵略。為了執行法律,國家就有了警察、律師、法庭,國際間就有了強國充當的國際警察和國際法庭。這原是好事,但執法人員的行為和標準卻又往往出現問題,於是,警察成了有力人士欺凌弱小人士的打手,律師成了有勢力人士的專利,國際警察成了侵略他國的兇手。這又是另一種較為文明的弱肉強食的現象。
何處是樂土?何時才能有真正的公義?真的是天曉得。

One thought on “《大地》的聯想

Leave a Reply to solina sze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