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菓痴

我們夫婦一直都嗜食水菓,在香港時,經常要到油蔴地果欄,不論是橙、梨、柑、西爪,杧菓、珍珠葡萄,都是整箱整箱地買,但由於地方不大,雪櫃的容量有限,所以不能買多些不同的水菓。每次買了一箱,就得待吃完後才再買別的水菓。
來了美國後,地方是大了,雪櫃的容量也大了,所以,就大肆購買各種水菓,家中經常都有十數種水菓。老實說,美國的水菓並不便宜,但勝在品種多而新鮮,所以每到超級市場,見到那些顏色嬌艷欲滴,聞之菓香盈鼻的水菓,總忍不住買之食之。
上星期閒中無聊,屈指一算,家中竟有十三種水菓,單是擺在餐桌上的,就有九種,計有:菠蘿、雛皮瓜(cantaloupe)、橙、西柚(grapefruit)、鴨梨、香蕉、牛油菓(avocados)、兩種杧菓(呂宋香杧及蘋果杧)、再加上放在雪櫃的西瓜、蘋果、士多啤梨(strawberry)、及車厘子(cherry),一共就是十三種。這還不是我們經常吃的水菓的全部,我們還經常會有藍莓(blueberry)、桃、葡萄、桃駁李(nectarine)、恐龍蛋(pluote)及布冧(plume)等、總之,凡是當造的水菓,總會在我們家中出現,可以說,我們花在吃水菓的錢多過花在膳食方面。
擺在餐桌上的水菓
別擔心這些水菓會壞掉,不消一個半星期,它們就將全部進入了我們的肚子裏了。誇張嗎?也不算得甚麼,我們每天早上都會榨菓漿(smoothie),主角是蘋果、香蕉、紅蘿蔔、西芹、橙汁,再加上藍莓、菠蘿、士多啤梨、蜜瓜等,通常一做就四大杯,早上每人一杯,另一杯則在午餐時喝。晚餐前,又是吃些水菓充飢,晚餐後,又是飯後菓,這樣一來,吃水菓的份量比飯食還要多得多了。
吃這麼多的水菓,會有害嗎?我不知道,幸好每年都有例行體檢,驗血之中必有檢驗血糖,顯示一切都很正常。所以,還是可以放心吃的。
我常常說,吃得是福。有些人連吃水菓都顧慮多多,茘枝、菠蘿、杧果、榴槤說是濕熱,西瓜、橙、柑又怕生冷、於是這又不吃,那又不吃。我覺得這未免太刻薄自己了,只要吃後不感不妥,那就可以放膽去吃,滿足口腹之慾而又不危害健康,這就是理想的人生。
擺在餐桌上的水菓

10、冰水浴之餘

昨天到Fitness Club 做運動後,前往浴室洗澡,詎知一向熱水充足的花洒,現在竟然扭盡熱水那邊也沒有熱水噴出,花洒射出的水仍是冰冷如冰水。昨天氣温是攝氏十二度左右,相當於香港的冬天,在這種天氣底下冰水照頭而淋,那種滋味確是難以抵受。
到浴室的大多是生長在美國的本地人,見開了花洒等極都是冰水時,大呼一聲「無癮」(shit),不敢嘗試那冰水浴,只好穿回衣服,悻悻然回家享受家中的熱水浴了。
我有過在冬天洗冷水澡的經驗,在六七十年代的香港,普通家庭都沒有熱水設備,冬天要洗澡,一是用火水爐煲一大鍋熱水,一就是用冷水。我沒有煲熱水的耐性,多數在臨睡前才洗浴,那時剛在學指揮,在浴缸中放滿一缸冷水,赤身露體在浴室揀些快板練習指揮,待混身燥熱時,再鼓足勇氣往浴缸一跳,「嗞」的一聲,混身在水中打冷顱,這感覺只維持了一會兒,然後就適應了水温,身體反而暖和了。洗完澡,暖烘烘地往被窩裹一鑽,就這麼舒舒服服地一覺睡到大天明。那年代,冬天的每一個夜晚,都要經歷洗澡前的一番內心爭扎和洗澡後的身心俱泰的經驗。
這種經驗已久違了三十多年,想不到如今可以再次品嘗,而且不是縱身入浴缸,而是接受源源不絕的冰水照頭淋!
當冰水淋到頭上的一剎那,凍得頭皮也麻了,有些昏眩的感覺,我真的想打退堂鼓,畢竟年歲已大,氣脈沒有年青時旺,正想閂水掣時,身體已適應了水温,於是也就堅持下去,享受那浴後暖烘烘的感受。
說來也很自豪,全部人只有我能在浴室享用這冰水浴,當我步出浴室時,其他的人露出了欽佩的神色,有的甚至豎起拇指向我示意,我也美滋滋地更衣返家。
從這一次意外的冰水浴,我對人性又有了一番新體驗:人真的不能太驕縱。以前,生活的條件較差,人反而要更堅強地去適應環境,這樣反而磨練了堅強的意志,強健的體魄。現時的生活條件太好了,冷時有暖氣,熱時有冷氣,要洗澡時,只舉手之勞,就能調校冷熱適度的水温,這麼一來,意志不能磨練了,連身子的底子也差了,所以這些一出世就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人,一見浴室沒有熱水,也就只能重新穿回衣服,悻悻然返家了。
有些親友,錦衣玉食慣了,如今卻懂得擇食了,說是這種食物與血型不合,那種食物又會引起身體排斥,某種食物更會引起情緒亢奮的……我想,當你到了那些連基本食物也匱乏的非洲,看你又能否擇食?!
人,還是不要太驕縱的好。

58、致菲菲

菲菲,如果你還在世,今天是你的八歲生日了。今天,又是Philip的graduation party,我們原本很不想參加這個盛會的,不是因為路遠,其實,一百六十多哩路,只需兩個鐘頭四十多分鐘的車程,對我們來說根本不是一回事,只是,我們怕這段路程會勾起零五年我們帶你到Duluth的回憶。但是,這個盛會又不能不參加,連遠在紐約的親戚都專程來了,我們又怎能不出席呢?
沿途,我們的心情都很沉重,特別是Grandma,因為這段路程,不禁使我們追憶起那年帶你到Duluth的情景:你和Grandma坐在後座,整個旅程,你有時躺在我們為你帶去的小牀上,有時卧在Grandma的懷中,有時站在Grandma的滕上望著兩旁的風景。到了Duluth,你那高興的笑聲,那活潑的奔跑,那逄人吠人,逄狗追狗的小霸王舉動,一直縈繞在我們的腦中。這使我們在這開心的日子開心不起來,也使我們視Duluth為畏途。菲菲在Duluth
今天整天都是熱熱鬧鬧的,所以也就分散了我們悼念你的情緒,現在是深宵了,人們各自散了,這時,一静了下來,對你的思念也就湧上了心頭,正是不思量,自難忘。
菲菲,人說時間可以使人的悲傷淡忘,為甚麼你離開了我們已一年另八個月了,但失去你的痛悲卻仍是那麼的深重,不但沒有淡減,而且更是日益深重。每天,你仍是我與Grandma的談資,每天早上當我準備早餐時,望見雪櫃門上你的照片,一陣撕心的痛楚就湧上心頭。
菲菲,你知道嗎?接近你生日的這幾天,Grandma拿著你的相集默默地望著,眼淚就順腮而下,自你離開了我們,她的身體就一直差了,哀傷使她不再歡笑,哀傷使她不再有企盼。
菲菲,你知道嗎?以前我最慶幸的是能為你攝錄各個階段的生活片段,把它剪輯成DVD,每當想念你時,就會播放以解思念之苦,可是,自從你離世後,整整一年另八個月了,我竟然提不起勇氣看它了。
記得Grandma曾問我,為甚麼我們會這麼的疼惜菲菲?為甚麼我們會這般的懷念菲菲?為甚麼失去菲菲的傷痛會是這麼的深?我想了想後,對她說:因為菲菲知道我們疼惜牠,牠就以加倍的愛回報我們,所以,我們之間的感情是建立在互相的、純真的愛之上,所以,時間不能沖淡它,陰間陽世不能阻隔。
菲菲,在你的身上,我們飽嘗了回報的甘甜,也飽嘗失去摯愛的傷痛。我想,世上再也沒有甚麼喜樂可以填補失去你的痛苦了。是的,失去了你,是我們一生最大的痛。
(菲菲,今天Grandma又寫了她給你的第五十七篇文字。)

57、欣嘗海上鮮

這裏的亞洲雜貨店的魚池中,養著的海鮮種類越來越多,除了魚、龍蝦、加拿大石蟹、藍蟹、象拔蚌外,還有巨碩的生蠔、蜆、蛤、細螺及大如以前在香港吃的桂花蚌般的石蚌。
上星期六到那裏,赫然發現魚池中還有體型大如手掌的響螺,價錢也不貴,只賣四元九角九一磅,於是見獵心喜,揀了最大的一個(1.2磅),再揀數隻生蠔,五隻大蝦,來一頓海上鮮。響螺、生蠔和大蝦
雖說是生蠔,但我們並不生食、我多數是開邊後以薑葱蒜蓉清蒸至剛熟,再用自製的醬油提鮮,甘香鮮腴,兼而有之,真是百食不厭。清蒸生蠔
大蝦則開邊清蒸,最是懷念以前在香港時吃的青背龍,每隻都有七八吋長,開邊清蒸,肉脆味鮮,蝦頭的紅膏更是甘香味美。可惜這裏找不到青背龍,不過,大蝦還是有很多的。我買的大蝦個子也不太小,連頭計起約有五六吋長,開邊清蒸,食味還是不錯的。只是我的膽固醇超標,不敢放肆,但也禁不了饞,偶然偷吃一次也不為過吧。開邊清蒸大蝦
至於響螺,在這裏還是初嘗,我用鐵錘敲破牠的外殼,拿出螺頭切片,拌以鮮露笋,一道鮮露笋炒螺片也就成了。鮮露笋炒響螺片
再加一碟炒青菜,開一樽紅酒(海鮮本應佐以白酒,可惜家中的白酒已磬,唯有用紅酒代替),也就是一餐不錯的晩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