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國民的質素

512的四川地震,身為同胞的我們,大都沉陷在深深的哀傷中。我們密切注視著救災工作的進行,利用各種方式表達我們的關心和支持。我們感謝世界各地的關心和捐助,也憤恨一小撮人的幸災樂禍。在整整的半個月,我看到了很多人性的善,也看到了很多人性的惡。在此舉國哀傷的時刻,原本不想寫一些令人不愉快的事,但回心一想,這也該是大家對我們一些國民的表現的一個反思和自省的機會,趁著新鮮熱辣,記憶猶新時,提出來與大家討論。
網上對名人及大公司的捐贈提出了很多的責難,例如責備姚明捐欵少過當年他捐給美國颶風卡特里娜的災民,責駡他到底是中國人或是美國人?責備劉德華只捐區區十萬,幾天前,四川南充巿的愛國同胞衝擊當地的麥當勞,責備美國的麥當勞在中國賺大陸同胞的錢卻不捐欵,說它是鐵公雞,而事實上是麥當勞早就捐了百萬美元。
面對這些,我的心中不禁為自己的同胞難過。捐欵救災是一種心意,為甚麼要計較欵項的數目?這就如一個喪家,別人來慰問、贈上奠儀,這是一番心意,但喪家卻要計較奠儀的多寡,惡言相對那些奠儀少的或是沒有奠儀的慰問者,這種行為簡直是無賴。凡事求諸己,這些責駡者,有否想想,當年美國奈奧良遇上特大颶風卡特里娜時,有多少賺美國人錢的中國公司做了鐵公雞?美國人可從來沒有衝擊這些中國鐵公雞。
大地震引致死難者數以萬計,人人都為之傷心難過,但也有極少的別有用心者宣稱這是天譴,是中共政權敗亡的預兆。這些冷血的攻擊使我們為之憤怒,最近,更因為沙朗史東(Sharon Stone)的報應論而引起國人的公憤,我們要杯葛她的電影,要法國化妝品Dior撤銷沙朗史東作為化妝品的代言人,否則就要全國抵制Dior的產品。看,我們全國多麼的團結。這種團結,我們在不久前曾表現在抵制家樂福,我們的先輩曾表現在抵制日貨、抵制洋貨上,成功嗎?是我們的狹隘、徧激?抑或是我們的團結?
先不談沙朗史東的言論是否如大家所理解的,請先看看以下的這些事實:
2002年台灣發生大地震,中國的媒體《信息時報》是這樣報導的:地震是對陳水扁當局的一種報應,陳水扁上台後,做了太多違背天理和民眾意願的事,搞得天怒人怨。
2005年美國奈奧良發生特大颶風卡特里娜,《新京報》說卡特里娜是大自然的報復。《新快報》說這是大自然向布殊施威。至於在中國的入門網站的報導,更是極盡幸災樂禍之能事,試看看這些標題:飓风扯下美国的遮羞布 ,飓风吹破美国神话 ,飓风撕破美国的脸 ,布什可以占领伊拉克 为何难救新奥尔良…….
不同情別人的災難,反而沾沾自喜地將之說成是上天的報應,這原是我們中國人的強項,當時的台灣人和美國人卻沒有萬眾一心地號召抵制,是他們不團結嗎?或是他們有的是自信,知道這種漫駡不足以影響國運,也不會損害他們的自信心?
現在再談談沙朗史東的談話,請先從這條連線去看看這段影片:
沙朗史東的訪問
首先,我要說明的是,是香港的某記者主動問沙朗史東地震和感想,而不是沙朗史東主動向傳媒鼓吹自己的觀點。
其次,我要說的是,從影片的對白,沙朗史東的話在主要的部分被別有用心者有意地斷章取義了。我嘗試把它譯出:
問:你知道四川的地震嗎?
答:我當然知道。
問:你對這次的地震有甚麼感想?
答:嗯,你知道,這事說來話長(或:這話說起來頗有趣,稍為懂得英語的人絕不會把這裹的:It’s interesting 理解成為“地震是很有趣的。)。因為,首先我不喜歡中國對待西藏的方式,我覺得不應該對任何人不友善。
因此,我一直都很關注(中國的事)。我想我怎麼樣才能做些事呢?因為我不喜歡這個樣子。
我一直關注,我們應該怎樣對待奧運?因為他們(中國政府)對達賴不友善,而達賴是我的好朋友之一。
這時,湊巧發生了地震,我當時想,這是業報嗎(karma) ?當你對別人不好時,惡運就會降臨你的身上。
然後,我收到一封西藏基金(藏獨)給我的信,他們說他們要去災區幫助救災。這使我哭了。他們問我可否考慮幫忙做些事,我說我會的。
我在他們身上學了一課,有時你必須學會低下頭,去幫助一些原本對你不友善的人。這件事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教訓。(這正是以德報怨的意思吧!)

從沙朗史東的說話,我們知道她對中國現政權絕無好感,她對西藏(藏獨)充滿同情和敬佩,但卻看不出她幸災樂禍,如中國部分媒體在對待台灣地震,美國卡特里娜那般的說是報應的心態。
可是,國內某些媒體別有用心地斷章取義,固意曲解,作出如此的報導:
during an interview, Sharon Stone said she heard about the earthquake and she said it is interesting and she think that earthquake happened in China SiChuan province Wenchuan county is karma because she don’t like what China did.
好莱坞影星莎朗·斯通5月24日,在戛纳接受采访时将中国5·12四川大地震形容为一起“有趣的事情”,甚至指“四川地震是中国人的因果报应”。

於是,我們的國民再次掀起愛國熱潮,各種惡毒的咒駡出台了,(我真的懷疑,這些人有多少人看過,看得懂這段訪問的影片呢?)請到下列的連線參觀他們的愛國視頻:

傻狼私通!收回你的本能
http://you.video.sina.com.cn/b/13859590-1234134184.html###
恶搞莎朗-斯通:当帅哥分开双腿
http://you.video.sina.com.cn/b/13850498-1296428950.html
徐兢携手藏女阿丹丹痛斥莎朗斯通
http://you.video.sina.com.cn/b/13856615-1199361987.html

這是我們的民族自尊呢?或是我們的民族劣根呢?
一些網綕的回貼,更說要殺、扁、奸這個女人。能够遠隔萬哩,將你那話兒伸來美國奸一個年近五十的女明星,那該是多麼偉大的「惡棍」!
這是我們國民的質素嗎?!

後記:今天讀到一篇傳芮嵐《最該被震醒的中國人》,頗見關心我們國民質素的人還不少,現摘錄其中部分如下:(六月二日)

2001年美國911,全球數十個國家(包括中國)多達數千名公民,遭到了恐怖主義的襲擊而喪失生命,在現代傳媒的聚焦之下,人類社會感同身受的體會了這場災難,全球民眾善良的心團結起來關愛著曼哈頓的死難公民;然而,一大群來自于中國的網民、憤青,竟然在互聯網上、甚至于部分平面傳媒高聲贊揚恐怖主義的杰作,幸災樂禍于美國的災難,缺失人性的丑陋為整個世界所知。

2003年2月1日,美國哥倫比亞號航天飛機在返航中因故爆炸,機上7名宇航員無一幸免,人類科技遭遇了新世紀最慘烈的一場災難,然而,由于時值中國春節之際,一群網民、憤青竟然幸災樂禍于美國的這場事故,把這場人類科技災難,當作了奉獻給中國春節的爆竹。

2004年12月26日,印尼大地震引發世紀大海嘯,環印度洋南亞諸國都遭受了巨大的災難,印尼則是受災最重的國家,總共超過24萬人在這場災難中喪生。災難之後,全球民眾廣泛發動起來,捐款捐物,支援受災的國家和人民,然而,卻有一群喪失人性的中國人,拿著印尼甦哈托政權曾經排華的原因,幸災樂禍于甦哈托政權被推翻後印尼人“老天開眼”“活該”“遭報應”。

如果這群當年幸災樂禍于世界人民、美國人民、印尼人民苦難的中國憤青,因中國地震災難而反對其他人幸災樂禍于中國災區人民,並要求莎朗斯通道歉的話,他們也需要為世界人民、美國人民和印尼人民而道歉,因為是他們首先幸災樂禍于別人的苦難。

大地震給了中華民族一場新的磨難,也給了那群缺少人性的中國憤青一個驚醒︰災難能否催生人性?叢林如何走向文明?

救災!!!

五月十二日四川汶川地區的特大地震,造成我國自三十六年前唐山大地震之後最嚴重的另一次災難。已知的死亡人數已達一萬三千,相信數目還會再作驚人的增加。
中央在地震過後,迅速展開救災,總理温家寶在地震發生後一小時,就乘專機抵達現場,不顧危險地走到救災的最前線指揮救災工作。在災難面前,展露了人性的光輝,綿竹市遵道鎮歡歡幼兒園發生整體垮塌,其中一名老師瞿萬容奮不顧身,用後背牢牢地擋住了垮塌的水泥板,她死時懷里還緊緊抱著一名小孩,結果小孩終于獲救。中國國家衛生部13日呼吁民眾為四川大地震的傷者捐血,得到多方響應,北京清華大學,在13日已有500名學生參與捐血。這批可能現在仍是身無分文的中國尖子,表現了難能可貴的人文關懷。位在都江堰市的聚源中學,因為校舍承受不了巨烈搖晃倒塌,900多名在上課中的學生,來不及逃避,慘遭活埋,災情慘重,目前至少50多名學生死亡。溫家寶先跟被埋的孩子說︰“孩子們挺住,我是溫爺爺”,才向救援人員下令︰“爭分奪秒”、“多爭取一秒鐘就多救一條命”、“只要有一線希望,我們就盡百倍努力,絕不會放松”。這一幕,聞者能不動容?
身在海外的我們,心繫祖國,為祖國的人民遭災而痛心。現在,是我們表露愛國的時候了,我們做不了甚麼,能做的,就只有把我們微少的金額,捐給遭難的災民,表示我們的一點心意。我在此呼籥海外華人,如今是我們表示愛國的時候了,請那些曾激昂上街抗議CNN辱華的同胞,發揚你們的愛國熱情,用你們強大的組織能力,聯合海外華人的優秀文藝工作者,籌辦賑災演出,號召同胞捐欵,集腋成裘,為災民做些實事。

1、母親節致亡母

媽:
三十六年了,您離開我已整整三十六個年頭了。可是,時間並沒有使我對您的思念稍減,很多時,半夜乍醒時,腦中仍會浮現您的音容,這時,一陣陣的酸痛不期然湧上心頭。
母親遺照
記得您患癌,經過一陣治療後,二舅母勸你返鄉休養,你垂淚說:「我放不下兒子,他每天放學回家,書包還未放好,就問著有甚麼吃的。如果我返鄉下,今後誰照顧他?」
為了使您安心返鄉養病,我向您保證,一定好好照顧自己。自此,我真的學起煮飯燒菜,每個星期寫給您的信,總會向您報告我學煮了哪些菜式,務使您能安心。在我不斷的學習鑽研下,我不但懂得炒各種各樣的菜式,甚至連紅燒雞絲翅、蝦子炆海參、乾燒鮑魚這些大菜也會燒了。我有一個心願,就是煮好些好些好菜孝敬您。可是,令我揪心痛楚的是,您走的太快了,竟不等我為您煮上一頓。媽,如今親戚來我們家吃我煮的菜,總是讚不絕口,可是,又有誰能理解那拳拳赤子心呢!
媽,我記得您那孜孜不倦的學習。那應是我唸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我們剛從鄉下來香港,你一直遺憾自己不識字,不能直接寫信給遠在菲律賓的父親,也讀不懂父親寄來的信。我便對你說:「待我來教你讀書。」我把尺讀課本(注1)逐字逐行教您唸,您就專注地學著。祖母不以為然,老是說您是臨老學吹打,您總是不以為意,傍著昏黃的燈光,用您的手,笨拙地學著寫。一年多過去了,您已可以寫著簡單的信,也能讀懂父親的來信了。
媽,您知道嗎,我很為您驕傲,您的勤奮鼓舞著我,我以您為榜樣,每逄在學習中碰到難題想放棄時,您那在昏黃燈光下孜孜不倦的身影就會在我腦中浮現,於是,我就會抖擻精神,堅持我的學習。
我們是家鄉的僑眷中最早來香港的,隨後,很多同鄉也申請來港了。她們多數把我們當作投靠站,您總是盡心盡力地管吃管用招待,幫這些鄉里安頓下來。記得那人嗎?她的大兒子首先來投靠我們,您幫他安頓了,然後是她和小兒子來投靠我們,您也熱誠招呼,管吃管用,並不辭辛勞地帶她們母子去辦證件、租地方。那年,她的丈夫逝世,兄弟分家產,您說了一些公道話。我還記得那是新春頭,她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來我們家哭鬧,把祖母也氣得半死了。(祖母就是在這年的四月心臟病發而過世的。)我忿怒地說她沒良心,恩將仇報,您教訓我:「我們有能力幫人是我們的福氣,不是要計較別人回報的。」媽,這番話成了我以後的做人原則,我曾幫助過很多人,但卻從沒有指望別人報答,這該是你的功勞。
還記得那一年,我參加校際音樂節公開組的獨奏比賽,以九十六分獲得冠軍並榮譽奬,當晚數份報章作了訪問,翌日,我把報章上刋登的照片和訪問稿拿給您看,您一字一字地讀著訪問稿,然後凝重地對我說:「音樂只能作為興趣,還是讀書重要。」兩年後,我參予錄音的唱片面世,我興高釆烈地拿了唱片給您,您欣慰地看著唱片,又是那一句話:「音樂只能作為興趣,還是讀書重要。」媽,您的話我當時並不理解,但仍遵照您的話,後來雖然多次有機會以音樂為職業,但我也放棄了,甚至後來您的孫子立志在大學時學音樂,我也說服了他學電腦工程。如今,我是知道您是多麼有遠見。
媽,最難忘的還是您煮的紅蟳飯(注2)。那時,您總是買兩隻澳門頂角羔蟹,一隻孝敬祖母,另一隻則由我享受。您總會在旁幫我一瓣瓣地拆出蟹肉,清香的飯,鮮甜的蟹肉,總使嘴饞的我大快朵頤。那時,我總要求您也嘗嘗,您總是說;「儍孩子,蟳橫力,不能分給別人吃的。」(注3)我當時真的太儍了,信以為真,只是央求著您:「下次買三隻蟳,好嗎?」您總是笑了笑,說:「太貴了,太貴了。」(注4)媽,如今我改良了您的紅蟳飯為籠仔荷葉珍珠(糯米)蒸加拿大石蟹,每次吃著,總是會提起您的紅蟳飯,懷念您那無盡的愛。
「子欲養而親不在」,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遺憾。媽,我有時會怨恨上天,為甚麼在我有能力反哺您時就把您奪了去?!但我更多的時候會感激上天,感激祂賜予我一個可敬可愛的母親。您生前的好姊妹心治常常感歎,說是您沒有福氣,我則總是在心裹分辯,這是我沒有福氣,沒能盡盡人子的責任。
媽,您已很久沒有報夢了,是否天涯路遠,您認不得路了嗎?媽,今晚就讓我倆在夢中相見,好嗎?

注:
1.尺讀,即尺牘,書信的雅稱。以前小學四年級有尺讀一科,教學生寫書信。
2、紅蟳飯,福建人稱羔蟹為紅蟳。紅蟳飯即是把洗浄的羔蟹放入米中同煮,飯吸了蟹的鮮味,蟹吸了米的香味,美味無窮。(這不知是母親獨創的煮法或是福建人固有的菜式?)
3、蟳橫力,母親整天掛在口中的話,意謂蟹是向橫行的,橫行霸道,有獨佔的意思,認為蟹只能一人獨吃一隻,才能保全蟹的滋補,與人分吃,就不滋補了。)
4、記憶中,那時澳門頂角羔蟹是五元四毛錢一斤,而那時的一個雜貨店職員的月薪是三十元,所以一次的紅蟳飯,所花的錢是一個雜貨店職員的三分一月薪。

送上這首歌:

意大利歌曲:媽媽

when the evening shadows fall 當晚霞降臨
and a lovely day is thorough 一天過去
then with longing, I recall 我想著
the years I spent with you 同你在一起的歲月
mama 媽媽

Safe in the glow of your-our love 你的愛讓我安全
Sent from the hea-eavens abo-ove 你的愛從天堂來
Nothing can ever repla-a-ace 你溫暖的擁抱
The warmth of yhour tender embra-ace. 什麼也不能替代。

Oh, mama, 啊,媽媽
Until the day that we are together once more 在我們團聚之前
I live in these memories 你在我的回憶中
Unitl the day that we are together once more. 直到我們再次團圓。

When the evening shadows fall 當晚霞降臨
And the lovely day is through 一天過去
Then with longing I recall, 我想著
The years I spent with you. 同你一起的歲月

Mama, I miss the days 媽媽,我多懷念
When you were near to guide me, 你在我身邊
Mama, those happy days 媽媽,那幸福的日子
When you were here beside me 當你在我的身邊

Safe in the glow of your love, 你的愛讓我安全
Sent from the heavens above你的愛從天堂來
Nothing can ever replace你溫暖的擁抱
The warmth of your tender embrace. 什麼也不能替代

Oh, mama, until the day啊,媽媽,在團聚之前
That we are together once more,
I will live in thse memories 我多想念你
Until the day we are together once more 直到我們再次團圓

轉載:所謂勝利

按:昨天從報刋上讀到CNN致紐約狀告CNN辱華的代表律師的一封「道歉信」的英文原稿,覺得很是好笑,本想寫篇東西以供同好一粲,但一時抽不出時間來。今早從萬維網上讀到一篇對此發表評論的文章,頗有同感,於是再作一次文抄公,將全文轉載,以供有識之士一覽。

萬維爭鳴︰“愛國”阿Q歡慶CNN“道歉信”

    萬維讀者網記者傅芮嵐評論文章︰從紐約到北京,從唐人街到中南海,有一個勝利的消息在傳揚︰“CNN道歉了!”于是,舉國上下、寰宇內外的“愛國”同志們無不歡聲雷動地慶祝“我們終于勝利了!”山谷回音、大地轟鳴︰勝利了!勝利了!

    長城內外,互聯網上,激情躍躍,口水滔滔,欲與阿Q試比高!一代“愛國”青年在“愛國”美容院女老板的帶領下,通過狀告CNN、索賠13億的方式,逼迫CNN寫下“道歉信”,終于掃平了埋藏在心頭多年的壓抑,精神上,我們終于勝利了!

    可是,但凡讀得懂英文的中國人,都會明白,這CNN的“道歉信”不過是一封法律事務的聯絡通知(Memo),只是向美容院女老板的代理律師致信說明,陷入爭議的CNN主持人卡費提(Cafferty)先生,已經在與比爾(Bill Press)的訪談中,表達了一種遺憾之情︰“很遺憾一些中國華人和在美華人好像我侮辱了他們,這從來不是我的本意,我很Sorry”。(按:原文是:And the one thing I regret was that some Chinese citizens in China and Chinese-Americans in the country felt like maybe I was insulting them. And that was never my intention. And I am sorry for that.)

    在這封寄給代理狀告CNN的紐約律師的信中,CNN的代表只是通知並幫原告律師澄清一件事,那就是CNN主持人卡費提(Cafferty)已經表達過相關的 “遺憾”之情。至于CNN本身的態度,這封信里根本沒有提及。當然,所有學過英語的人都知道“Sorry”和“Apology”的不同(Apology才是真正的道歉之意)。

    然而,偏偏有繼承阿Q遺志,將精神勝利法進行到底的原告律師,將這封信稱之為“大獲全勝”,稱之為官方的“公函的正式的道歉信”,並試圖為自己狀告CNN這件“堂吉訶德戰風車”的競爭愛國眼球無聊行為,能夠順利下台階做準備。以己之愚,再愚中國大眾。

    然而,偏偏有唯恐天下不亂的中國人民日報駐聯合國記者,立即向國內發出這篇愚民色彩濃厚的文章“紐約華人告CNN案初勝︰CNN終道歉,代理律師遭遇危機”,稱CNN終于道歉了,狀告CNN取得了初步的、階段性成果,根本不提及“Sorry”和“Apology”的不同,以英語和漢語之間的語言界限再行愚民之實,為這起轟動華人世界的“狀告CNN,索賠13億美金”的丑聞能夠順利下台階做好準備。

    要是有人認為,人民日報駐聯合國記者不懂英文、偏听偏信,那就大錯特錯了,這群精英中的精英自愛國運動一來,基本上都跟服了“愛國牌”福壽膏一樣,唯愛國的原教旨是從,哪里還在意英文“Sorry”和“Apology”的不同?況且,他們在國內還有數以億計的愛國阿Q們嗷嗷待愚,等著這紐約傳來的精神勝利大法,舉杯慶賀呢。

    不過說起來,狀告CNN的美容院女老板、紐約愛國律師還都是我們偉大領袖江主席的徒子徒孫,想當年(2001),中美撞機,飛行員王偉犧牲,舉國憤怒,比現在CNN評論員罵兩句中國政府,可是嚴重的多。在群情振奮,要拿美軍偵察機飛行員換命之際,高瞻遠矚的江澤民主席,就是以美國政府的一聲 “Sorry”,趕緊自我解套、下了台階,放走了美軍偵察機和情報人員,成為我國歷史上著名的“精神勝利法”外交大捷。

    現在,滿天下的愛國阿Q們在紐約律師、人民日報記者的精神勝利愚民之下,恐怕會像過足愛國鴉片癮一樣,敲著得勝鼓,搬師還朝,還不忘來句唱段︰我手執鋼鞭將你打,帝國主義都是紙老虎。

    請到Youtube看看張律師的「勝利」告白:

可算是呆子、惡棍的另一寫照吧

最近讀到一則令海內外愛國憤青人心大振的消息,美國紐約的一個張律師和一個美容院的梁女士入禀美國高等法院,告CNN和時事評論員Jack Cafferty 對十三億中國人民進行誹謗, 要求CNN賠償十三億美金予所有中國人。
看到新聞後,我也為之人心一振,心想,我們終於走上了依法辧事一途了。可是,又隠隠覺得有些不妥。我雖不懂美國法律,但我的姨甥女是律師,曾在紐約做檢控官,後來做了專為醫療機構打官司的律師,所以我也知道,美國的律師分工很精細,張律師如果不是專做人權、誹謗的律師,怎告CNN呢?
今天,從萬維網上讀了一篇文章,作者相信是法律界人士吧,在他的分析下,我恍悟於原來我已不自覺地做了相信這張律師的呆子,又受了這類惡棍的騙了。
請恕我成為文抄公,請與我同樣做了呆子的同胞讀讀以下的文章:

一美国华裔看CNN所面临的 “法律诉讼”

说道美国的法律诉讼,很多中国人似乎有一种天然倾向,想在美国这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似乎是花几十美元就可以轻易搞定的。

前几天看到一个在美国堪萨斯州居住的中国学生,在网上公开呼吁5000个中国人,每个人花50美元,到地方法院告CNN。按照这个天真的中国年轻人的想法,如果每个人花50美元的话,那么5000个官司,即便中国人赢的机会很小,但如此庞大,犹如汪洋大海一般的诉讼的“人民战争”,可能仅仅律师费一项,就足够让CNN吃不了兜着走,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但实际上,这样的想法,除了能够证明出这等下策的人,是何其阴毒和奸诈之外,反而暴露出在知识和经验方面,这些中国的愤青,对美国司法体系和运作方式的浅薄无知,是何等的惊人。

美国的司法审判类别:分为“刑事诉讼”(Criminal)和“民事诉讼”(Civil)两大类。前者的起诉人,一定是由国家的公诉人,也就是检察官担任。而后者则相反,起诉者不是个人,便是私人团体,国家权力机构不能涉入。虽然美国的这两类司法审判,程序非常雷同,都有所谓的预审,听证,证人传唤,交叉质询等内容,甚至都还可能动用陪审团参与。但是这两类审判的结果,却完全是相反的。在刑事审判中,被定罪的一方可以完全不支付任何金钱赔偿,但是却一定要接受某种程度的身体刑罚,包括社区服务,在家监禁,或坐牢等等。但是民事诉讼的败诉一方,则完全没有任何类似的“肉体刑罚”而完全是以“金钱赔偿”做代价,简单的说法就是“破财消灾”。

正因为“民事诉讼”是以“个人告个人”为手段,以“金钱赔偿”为最终结果。因此民事诉讼几乎包罗万象,涵盖广泛,从修车,租房, 车祸, 到智慧产权, 商标专利, 精神伤害……,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成为诉讼的内容。赔偿的金额,也从几百美刀到上亿美元不等。但是,虽然这样的诉讼在美国的各级大小法庭中,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上演,可这并不表示,这些诉讼,可以像吃饭做爱那样“随心所欲”的。我们必须明白的一点是:西方的法治有上千年的历史,而中国的法治,则几乎刚刚起步。如果说西方人在法治的知识和经验积累方面,已然是一个成年人的话,中国人在这方面,则和一个3个月大的婴儿无异。
譬如,到目前为止,在我所看到的所有那些由中国人所提起的,针对CNN的民事诉讼或建议,就没有一个不是笑话的。

首先,以那个堪萨斯的中国学生的为例:这个起诉方,无疑觉得自己非常高明,因此他在自己的呼吁信中自吹是一个“高智商”的人。他从“纸上谈兵”的理论角度,推演出如果美国的地方法院,真的可以受理5000个中国人零星而又密集的小型民事诉讼的话,那么CNN就非常有可能破财或破产。然而,这个堪萨斯的中国 Goon所不明白的是:心理的阴狠歹毒,和法律程序上的“可操作性”,完全不是一回事。

他是否真的跑到地方法院付了这50美元?或者是否真的有些蠢得和北京猿人有得一比的中国爱国粪青,业已步他的后尘,到美国各地的地方法院,将他的这个“聪明绝顶”的计划付诸实施了呢?我还真的希望,这样的悲喜剧不要上演。原因无他,就是担心一个蠢人干了蠢事,结果呢,大多数的聪明人都要跟着受累。或许人家本地人会说:那么中国人不是一向都很聪明吗?怎么在这件事情上却如此缺乏常识呢?

我相信这个堪萨斯的中国小学生,大概完全不知道美国的民事诉讼,又分为“大额”和“小额”两类。所谓的“小额诉讼”(Small Claim),指的是索赔金额在5000美刀之下的诉讼。美国各地都设有专门的 “小额诉讼法庭” (Small Claim Court),来审理这一类型的案件。说穿了,就是为了方便美国民众打官司而设立的。它的好处是手续简便,(到法院填一个半开大小的诉讼申请即可),审理快捷(只有法官,没有律师,没有陪审团,30天内开庭),费用低廉。(30美元法庭申请费,20美元诉讼状投递费)但也正因为“小额法庭”有这些“短、平、快”的特点,因此它对所审理的案件,也有特别严格的限制 ——并不是所有索赔低于5000美元之下的民事诉讼案,都会被小额法院受理。

当这个中国堪萨斯粪青说他只要花50美圆就可以起诉CNN的时候,内行人马上就可以知道:他是奔“小额法庭”去了, (只有小额法庭,才有如此低廉的诉讼成本)。但便宜固然是便宜矣,可人家小额法庭规定得很明白:审理过程不准许有律师陪伴出庭。这是第一个限制,无论原告还是被告,都必须同样遵守,换句话说,即便这个小愤青有机会告人家CNN,但他的第一个如意算盘——以“高额的律师费”来拖垮CNN的设想, 却马上要被证明是一个“意淫之谈”。

但第二个限制才是更致命的: 这个活在北美的“北京猿人”大概完全不知道,小额法庭受理的一律是具体的“经济纠纷”案件。原告与被告之间,必须存在一个的实际的“争执金额”提交给法庭来判决。譬如,一个顾客花了1000美元修车,结果修车厂却没有将车子修好; 一个房客退租之后,房东藉故将他的600美元押金没收; 一个店主,卖给顾客2000的货物,但是顾客认为东西只值1000元;或一个老板,答应付给一个员工1500薪水,但结果却跳了票……等等这些具体的金钱纠纷,就可以经由小额法庭的判决,得到解决。

因着“小额法庭”的这种特性,它不可能,也无法受理类似控告CNN这样没有具体经济纠纷的“民事诉讼”。在美国的民事诉讼体系中,所有与“毁谤,中伤”有关的“精神伤害”诉讼 (Personal Injury),都不是由小额法庭审理的,而必须经过一般的法律诉讼途径——也就是说,一个要远比小额法庭复杂昂贵得的多的,高级法院的诉讼程序来进行。事实上,这类“诽谤或中伤”(De????ation Or Slander)的审理案件,律师在接受你的案件之前,通常都会收取委托人至少5000美元的“首期费用”(Retainer)。那个堪萨斯中国小愤青当然可以找一个律师来替他出气,只是,他极有可能不知道的是: 在美国这样的一个专门的律师,即便是初出茅庐的,,每小时的收费标准也在250-270美元之间。他的那个50美元,大概仅仅够和律师在电话上交谈10分钟吧。

现在,我们可以非常容易地想像到一个这样的情景:这个住在堪萨斯的中国同学,兴冲冲地拿着他用好几百元人民币换来的这个50美刀,跑到地方小额法庭的窗口,激动万分地递交上那个请求起诉CNN的表格。而里面的那个法庭服务员(Court Clerk),看了一眼他表格上的“诉讼理由”之后,却耸耸肩,摇摇头,一副万分同情的样子对他说“Sorry”,然后将他的50美刀支票,连同诉讼状一起,从窗口里面退了出来。告诉他说: 嘿,你应该去找一个律师嘛——我相信,这肯定就是这个中国愤青最有可能遇到的一个结局。当然,如果真还有其他的中国愤青“有病一族”,不幸步了他的后尘的话,我相信其遭遇,也绝对不可能比我们的这位堪萨斯哥们好到哪里去——这几乎是注定的。

另一个对CNN的主诉人,纽约华人梁美容师,和她的代表律师张海明同志,看上去比这位“堪萨斯华生”,有更为精明的生意算盘。他们不走“小额法院”这一条便捷的近路。而是直接就入禀到了纽约高等法院去了。这就是说,他们找到了一个控告 CNN“诽谤、中伤”罪名的“正确途径”。而且他们要的钱,也不是500美刀,而是上亿美元的“大额”。

张海明律师同志那位“堪萨斯华生”对比,毕竟是一个从Bar里面考出来的有照律师。他是否真有美国法庭Litigation(庭审)的经验,我不知道。起码,他对美国法律的“书本”知识,也还是应该有一点地。我的疑问是:当他提交这个诉讼状的时候,在他的心里,究竟有多少的把握,自己所代表的这个官司有任何取胜的机会呢?或者,他不过是打算做一件类似“斗风车”这样无谓的英雄之举?律师接一宗案子,“赚钱”是主因。如果他明明知道自己的这个诉讼,极其有可能连“起诉”的机会都没有,就无疾而终的话,那么,他大费周章地搞这种“土法炼钢”式的诉讼究竟是为什么?

我断言他的这个诉讼,将连在高院“立案”的机会都不存在,基于3个非常明显可见的理由:

第一:关于“歧视性言论”和“道德批评言论”之间的区别。在美国,一个节目主持人必须为自己的“种族歧视性”言论承担法律责任,而却可以完全不必为任何“道德评判性”的语言承担类似的法律责任,这是人所共知。美国的法律保障言论自由,同时也保障公民免予被歧视的自由。这里关键的区别在于什么是“种族歧视性” 语言,什么是“道德评判语言”。如果张律师真的可以证明CNN的卡佛利使用了“歧视性语言”的话,那么我真要恭喜他,恭喜全体参讼的中国人:他们很可能真的就要大发了。

但是我们只要稍稍上网查一下,就可以发现美国法庭,针对“歧视”的判例有很多。根据这些判例,我们立刻就可以明白在美国的法律界,有哪些语言是法律一致公认的,属于明显带有“歧视”色彩的。美国的法庭,在这个问题上,实际上已经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对于“歧视”的定义,也是非常明确的,不含糊的。——即这些词汇必须明显涉及对方的年龄,肤色,性别,长相,族裔特征,或宗教信仰等等。譬如说,如果卡佛利骂中国人是“黄皮肤的蠢货”,或“长着一双裂缝眼的亚洲佬“ (Slice Eye),那么非常明显,他就可以被控使用“歧视性语言”。

非常不幸,卡佛利没有这么骂。他是属于那种“杀人不见血”的高级道德评判家,类似中国的鲁迅与柏杨。当然他不会,也不屑于使用那些低俗的,下层人使用的骂街语言。他所使用的,引起广泛争议的那俩词汇,虽然鞭辟入里,却和“族裔特征”没有丝毫关系。这一点,哪怕我们的张律师再蠢,也不可能同意“Goons And Thugs”是和黄种人的生理特征联系在一起的。相反,这两个词汇有很强的道德评判色彩,专指那些不讲道理,横蛮,蔑视法则秩序,一味相信拳头和暴力的朦昧人。可以适用于任何一个没有道德文明,没有进化完全的个人或群体。既可以是黄种人,黑种人,也可以是白种人。我们迄今为止,还没有看到哪一个美国的新闻媒体,曾经因为使用这样的“道德批评”语言而被法院处罚,没有, 一个先例都没有。

所以,CNN和卡佛利肯定都不可能开这个先例。美国的言论自由,是法律中的法律,而且是在法律之上的法律。如果法院真的要为此审批CNN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这么说吧:被告就绝对不是一个卡佛利,也不是一个 CNN,而是整个美国的传媒。从这点来说,卡佛利的命运,不是他一个人的命运,而是美国媒体的整体命运。张海明律师,何不将整个美国的媒体,乃至于整个美国言论自由的制度,都一并告到法庭上去呢?

第二:张海明同志和梁美容师,按他们自己所说,是代表13亿中国人起诉CNN。这很不得了,须知这可是全世界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最庞大的“集体民事诉讼案件”(Class Lawsuit)。一个空前绝后的诉讼,完全有资格进入“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的。上网查一下美国的司法历史就知道,几十个人,上百个人,或上万个人集体控告某个公司的民事诉讼,都不算罕见。然而13亿人集体状告一人,一个公司,就我所知,这样的机会简直比宇宙大爆炸的机率都还要低。主审法官是那位我不知道,但我担心他拿到们这个张律师的起诉状之后,第一个反应很可能不是心肌梗塞,便是脑溢血。我在美国数十年,记得大概有2-3次,也曾经有经历过被邀请加入“集体诉讼”行列的故事。最后的一次,偶还收到一个律师楼寄给我的邀请函,他代表上百个客户控告一个股票投资公司,索赔上亿。而我恰恰好也是这个股票上市公司的一个“股票持有人”,所以人家就同样邀请我加入到他们免费的诉讼大军里面去。也正因为有这样的经历,我才对美国集体诉讼的法律程序略知一二。起码我知道律师楼必须将起诉书和邀请信送给每一个可能的原告人,在得到他们签名的授权之后,才可以正经八百地告诉法官:他代表张三,李四,王五,马六等等诸多原告人,控告某某人或某某公司。当然这个过程并不十分复杂,可我不明白的是,这13亿人的签名授权程序,难道我们这个张律师已经搞定不成?他是如何搞定的?

第三:既然民事诉讼以获得金钱为最高目的,因此在美国,有个几乎是家喻户晓的金科玉律,是哪怕一个法律的外行人都明白的道理,叫做“不受痛楚,不得赔偿”(No pain, No Gain)。这个法则非常明白的告诉原告:在民事诉讼中,你必须证明自己有“切实的伤害”,(Pain Or Injury)并且还要进一步证明,因这样的伤害,导致了你蒙受了一定数目的经济损失(Financial Loss Or Damage)。你能够证明这两个条件,你才有合法的依据,向被告要求金钱上的赔偿。

这就是说:首先这位张海明律师,必须向法官证明这13 亿人,都因为卡佛利的一句而受到“心理创伤”。这几乎已经和登月的难度不相上下了。接下来,他还要进一步证明:13亿人都因为这样的“心理创伤”,而蒙受某些不可弥补的金钱方面的损失,这个,我想大概,和揪着自己的头发要离开地面的难度有得一比了吧?不知道,到时候这位张律师会以什么样的说辞来糊弄我们的主审法官呢?或许,他应该回去给如来磕个头,求他老人家快快将主审法官变成一个猪八戒不成?

好了,如果将上面这三方面的分析总括起来的话,我几乎立刻就可以预料:到这个13亿人,13亿美元的“世纪大案”,它的结局究竟会怎么样。姑且不要说赢得诉讼,这样案件如果真能通过法官初期审核的阶段,被同意开庭审理话,就已然是一个了不起的伟大胜利。我猜想,大概张律师自己,都不至于蠢到会相信自己的这个案件真的会被法官接受下来,开庭审理吧?

现在要问的问题是:假如他不是一个完全无脑的愤愤族,而且知道自己经手的这个诉讼,完全完全会出现凶多吉少的结局,甚至很有可能在短期内就流产的话,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如此慷慨激昂地“自取灭亡”呢?难道他仅仅是为了图一个“爱国者”的虚名?

这就是我的结论:这个张律师和那个堪萨斯华生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一个知道自己会失败,另一个则完全不知道。一个明知会失败,却又奋力而为之的人,往往是一个有更大、更长远的生意算盘。这和棋局中有意识的“弃子”,有异曲同工的之妙。

一个失败的美国诉讼,虽然不可能给他在美国带来任何的实际利益,恰恰相反,反倒有可能使他身败名裂。但是在中国大陆,一顶“爱国”的红帽子,却有非常非常高的“含金量”。美国的法官可能很难蒙,但是中国傻瓜却不少。而且,我还可以更肯定地说:在那块土地上,你永远找不到“最傻”的,而只有“更傻”的人。中国稍有智商和地位的人都知道,玩外国人,不过是一个手段而已,而玩中国人自己,才是最后的目的。这点,只有在家乐福门口搞打砸抢的那些中国FF才不明白。

至于其他对CNN的诉讼事件,我觉得不提也罢。前几天好像看到有报导说,北京或西安那里的几个中国律师,也开始联手告CNN了,而且动辄也是好几亿美元的说。当时我一看就乐了:敢情这些家伙的律师执照,都不是真刀真枪地考出来的吧?不是吃来,买来,那就一定是睡出来的,否则怎么连“司法领域”这样的基本法律常识都没有呢?如果卡佛利此时在中国,他们提起诉讼,那么起码于理上还说得过去。可人家现在在美国,莫不成,中国人民共和国的法律,还可以管辖到美利坚合众国的领土上来?

讀者也可以從這個連線讀讀原文:

呆子?惡棍?請讀北京老教授的一封信

直到今天,才有空在YouTube看看CNN特約評論員Jack Cafferty 的辱華言論,他說這五十年來,中國給人的印象是一群呆子和惡棍(Goons & Thugs),聽來真的很刺耳,也使我們這些在海外的華人在洋人面前失面子。
憤愾嗎?是的,但我們可否平心靜氣回顧一下我們的歷史?在那火紅的文革時代,十億人民聽著那獨夫的號召,手持紅語錄,鬥跨鬥臭封資修的領導、學術權威、父母兄弟。摧毀一切文物,打破一切制度。我們連國家主席都可以不經審判就投入大獄,甚至死了也只能用草蓆捲走。批鬥大會上戴高帽游街、坐噴氣式飛機、拳打腳踢那些曾經是領導、老師、親戚、隣居的所謂「階級敵人」。武鬥時期,兩隊紅衞兵手持武器,高呼「悍衛偉大領袖」忘命奮鬥,死時還以為自己為悍衛「偉大領袖」而犧牲。至於億萬知識青年上山下鄉而陷入悲惨命運的,更是罄竹難書。
平心想一想,這不是呆子,不是惡棍嗎?只是我們自己忘記了瘡疤,也不許外人揭它吧了。
你或者會說,那已是過去的事了(但也是五十年內的事),那麼,看看今天吧!無官不貪,貪官貪贜以千萬計,養的女人以十計,當他的靠山穏固時,百姓還會歌功頌德,靠山倒了被揭發,百姓才群起而攻之。我們的高幹子弟利用權勢建立了他們各自的經濟王國,百姓卻只能羨慕,不能說不。一場股票熱潮,人民全情投入,連和尚也熱心地去炒股,學生也放棄學業而借錢炒股。「愛國群眾」杯葛外國在中國的商業機構如「家樂福」之流,群眾團團把店鋪圍著,爬上旗桿把中國旗降一半,拍照後栽贜嫁禍說人家惡意下半旗;「愛國」青年在海外示威更施展中國功夫,大發神威以痛擊異見者。這些,不是呆子,不是惡棍,又是甚麼?
或許有人會說我是香港移民,一直受奴化教育,對中國沒有感情才會如此看問題,那麼,就看看我轉載的這一篇《北京一名老教授寫給海外愛國青年的一封信》,這是刋載於《文學城》,我怕文章被刪,就全文複印在這裹,各位也可以試從下面的連線到那裹一睹:

北京的一位老教授給海外愛國學生的一封信

以下是信的全文:

最近看到激进民族主义的表演,深受刺激。

特别是那些闹得最欢的海外“爱国人士”,他们大骂别人搞分裂,骂别人是,可他们自己已经“分裂”了出去,跑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建起“中国城”。他们这些人在皇帝的时代,被视为弃民;在毛太祖的时代,是“投敌叛国”。他们真要爱国,为什么不废掉他们洋国公民身份,撕碎绿卡,回国来接受党的英明领导,承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雨露阳光?按他们爱国的标准,他们中有的人是双重的背叛:先是背叛了生养他的祖国,投奔了被他们所视为的“敌国”;然后又背叛了他们所属的洋国,声称爱他们所属的洋国的“敌国”。

这些“爱国者”应该知道,如果你得到了某个洋国的公民身份,你就不再是“中国人”,而只是“华人”。你应该爱你所属的国,对它尽义务,做贡献,这是做人的起码道德。如果你对故土还有感情,请你帮她从野蛮走向文明,而不是为虎作伥,拉着她坠入黑暗;如果你拿到某个洋国的绿卡,你欠着母国和居住国的双重的人情,你应该为两国的相互理解、交流和友好而尽心竭力。你们如果希望中国有一个良好形象,就应该去清除她身上的污垢和浓疮;你如果愿意看到中国人在世界上受人尊重,首先你们应该学会作一个文明人。遗憾的是,你们一些人的作为,正在为CNN那个主持人的话做注解。你们应该明白,也许在你们的语言暴力之下, CNN的记者不再说这样的话,但会有更多的人在心里会说那句话。

你们生活在文明的环境里,却没有被文明化(civilized),反而学会了向文明撒野,向那些野蛮人看齐。你们享受着自由民主,却为专制唱赞歌,要你们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承受专制的苦难;你们受惠于西方的福利,为西方国家贡献着GDP和财政税收,却希望家乡的父老们勒起腰带搞军备,搞什么神五神六,好让你们在外国人面前扬眉吐气;你们跑到外国去读书,却说中国的教育是最好的;你们中有的人听见家乡的父老们痛苦的呻吟就暴跳如雷,因为这会使你们在洋人面前感到自卑。你们可知道,一个受到压迫和虐待的无助的弱者,希望别人知道他们的苦难,这是最可怜的一点希望。你们居然发现了CNN那么多的错,可见你们经常看CNN,可你们应该知道,在你们的故乡,看CNN只是洋人大人的特权,而对我等草民属于非法活动。

你们以在洋人的街道上组织了上万人的游行而自豪,我敢说你们在这敏感时期,绝不敢在北京的那个广场上举行一次哪怕是支持政府的游行!

请不要对我说,你们既了解中国,也了解西方。我知道,你们中许多人,对中国非常无知,对西方怀着深深的偏见。你们没有像我们那样,经历了中国思想解放的艰难历程,一点点地清洗掉老毛时代注入骨髓的毒汁,从自已生命的体验中升华出个性解放、自由民主的需求。你们中许多人,连红卫兵年代打上的烙印还没有洗刷干净,有的人还抱着知青时代的乌托邦理想,在老毛时代就落下了受虐狂的病根,至今还沉浸在对老毛的怀恋和对邓小平的漫骂中,不受虐待就不舒服,看着你们的同胞继续受虐待就羡慕。你们许多人只与华人打交道,整夜整夜地在CCTV前打发时光,沉迷于国内都没人看的中文版的垃圾肥皂剧。CNN那句“辱华”的话,我怀疑你们抗议的人群中,到底有多少人看了,又有多少人能听懂。许多留学生,满脑子国内教育给他的偏见,他们是极端应试教育产生的残次品,从学校到学校,不接触社会,只读对考试有用的书,很少读别的书,上大学把很大精力用在考托福、雅思上、既不了解真实的中国社会现实,也不了解真实的中国历史。我曾一次次看到中国留学生愤怒的与洋人争辩:我就是从中国来的,中国不是你说的那个样子。我事后不得不善意地提醒他/她:中国是那个样子,人家说的是事实,你不知道。

你们恨铁不成钢,觉得我们这些土鳖们不如你们爱国。可你们应该知道,令你们能够在洋人面前可以炫耀的天文数字的GDP,每一元钱都是我们的血汗凝成;使你们可以在洋人面前自夸的飞弹军舰,每个零件都是从我们身上索取的。我们为这国奉献着一切,我们也在这国里承受着一切。这国应该怎样,应该以我们的感受为准,而不是以你们的面子为准。你们要爱国,先做出一点牺牲,就先牺牲一点你们的面子吧。向外国人老实地承认,你的家乡有许多问题,家乡的父老乡亲生活并不开心。然后,你与那些真诚关心中国命运的老外一起,做点事情,让中国也成为“正常的国家”,脱去野蛮,成为现代文明社会的一员。

就在这几天,我到了十三陵水库,这个一直是当地人休闲游玩的大坝被封死了数个月了,据说这里预备举办奥运会的铁人三项赛,为了到那时让洋人看着高兴舒服, 也让你们这些“爱国者”提气,中国人“不得入内”了。就在这几天,我们小区为一路之隔的制药厂每天释放出熏人的化学毒气求助于媒体反映,结果被告知,上面有精神,奥运前不能报道这种事。就在这个上午,我给一个不认识的考生回信,回答他考试问题,只写了二行字,却一次次因为“含有敏感信息”而发送失败。害得我一遍遍检查,不知那个词是“敏感信息”。一封信折腾了一个多少时。我不禁要骂一声:混蛋!明白了吗?这国实实在在是我们的,你们只是看客。这国家不是一个供人意淫的空洞的符号,它是由像我这样一个个草民组成的。它实实在在充满着我们的欢乐和痛苦。你们爱国,却对构成这国的国民的处境漠然处之。你们为 CNN的一句话如此亢奋,你们可曾为父乡亲的屈辱生活感到过心的痛吗?你们的冷漠让国人齿寒;你们爱的国,是抽空了一个个鲜活生命的空洞的国,你们对这空洞的符号的迷狂让国人瞠目,不知你们为何这般矫情。这国对你们只是脸面,对我们,是日复一日的生活,是一句话是否会惹祸上身的担忧,是清洁还是污浊的空气,是股票和物价。谁能使我们过上快乐的生活,谁就是爱国。无论是贡献知识捐献钱财,还是批评他的弊端促其变革。

有许多被你们视为不爱国的华人,他们真正为了中国的自由民主而殚精竭虑、为国人的人权和民生状况而心急如焚。我们感受到他们的爱,我们知道他们是真实地爱我们的。也有许多洋人,了解中国,关心中国,爱着中国,我们也是实实在在感受到的。而你们爱的国,好像与他们爱的不是一个国。

如果你爱国,你应该推动她的进步,促使她文明开化,从而使她得到国际社会的尊重。如果你因为无知偏见或为了你的脸面状,不许人家批评,也不去做点事情去促成她变革,那请你也回国来,不管它是地狱还是天堂,我们一起享受吧。

否则,别谈什么爱国!

人命何價?

今早剛從新聞報導中獲悉,山東火車相撞的特大災難中,死者的賠償金額將是二十萬人民幣,折合約二萬五千元美金。心中也不禁黯然。與正在化妝準備上班的妻提起,她說:「這已算是很慷慨的了。二十萬人民幣,在很多較徧遠的鄉鎮,已可以購買一間房子了。」
這話啟發了我的思維,我想,看問題要切合實際,不能以自己的境遇而去作判斷。無論怎樣吹噓中國的富強,事實上,在廣大的中國大地上,大部份的人民都仍在低水平的貧窮線中生活。一條人命賠二十萬人民幣,這已是很可觀的數目了,難怪一些人還把它當作恩賜,煞有介事地報導。這是從另一個側面去了解我們的祖國,儘管很多人看到她的富強,但這是否只是一個片面?大部分的國民是否還停留在窮困中?
俗語說,「寕做富國的一隻狗,也不作窮國的一個人。」我至此也有一番的新體會。在美國,二萬五千塊美金,只能是中產家庭一家四口的兩次渡假旅行,不要說是人命,即使是一條名種的狗,也值這個數目。這該是多麼大的反差!
想到此,心中的鬱悶更甚。我想:祖國啊,我希望您強大,盼望在不久的將來,您的子民的人命也更值錢,那麼,您就是真的強大了。
盲目叫囂著我們已強大了,我們已不會受人欺負了的「愛國」者,希望也能有所覺悟。我還是那一句話:「要愛國,要我們的國家強大,要別人能尊重我們,那麼,就得找出自己不足之處,努力去改善。」光靠窮凶極惡,並不能換得別人的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