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小狗菲菲(下)

2004年夏,兒子到歐洲旅行,把菲菲寄居在我們這裏,在牠寄居的這兩個星期,為我們平淡的生活增添了不少的樂趣。

我們的生活很有規律,菲菲也跟著我們起居作息。早上牠送別了grandma上班後,就會纒著我帶牠到外面閒盪,解決大小二便後,牠就會很乖巧地返家,直衝入厨房要我拿chicken and rice以奬勵牠的乖,我拿著chicken and rice,牠就自動坐下以表示乖,拿了chicken and rice,牠就一個箭步跑到客廳大嚼起來。

我上午十時左右就會到fitness club游泳做運動,菲菲總是坐在樓梯級目送我離家。中午回家時,牠總是在車庫通入屋的門口等我,扮小人仔與我玩了一會兒,牠就跑上樓横著昂臥在樓梯口,要我幫牠抓痕。然後,牠跟我入厨房,很乖地坐著等我吃飯,我吃著飯,故意不理牠,牠就跑上前,用前腳輕輕抓我,口中發出輕柔的叫聲求我給東西牠吃。我吃完了飯,拿出雪糕,這是牠最開心的時刻,當我拿著盅中的雪糕走出廚房,牠就飛奔而出,蹤身跳上客廳的沙發上,待我坐好,牠就很乖巧地坐著,眼甘甘地望著吃著雪糕的我。我也總會留下些雪糕,用湯羹舀給牠吃。牠那靈活的小舌總是把湯羹的底面都舔得一乾二淨。吃完後,牠就伸出小舌把雪糕盅的底部也舔得乾乾淨淨,然後帶著一副意猶未盡的神情離去。渡過了美好的雪糕時光,我便到樓下做我的工作,菲菲的小肚中好像裝了個鬧鐘般,

菲菲多嗲

每隔半個小時就會到樓下找我。牠會用小手(前腳)輕拍一下我的腳, 口中發出温柔的叫聲,我有時會詐作不知道,牠就會大力抓我的腳,叫聲也顯得有些不耐煩了。這時,我總會抬頭問道:做甚麼?牠就跑到房門口停住,見到我起身後,就再跑到樓梯口,我跟著走,牠就會再根據自己的意願作出相應的示意﹣﹣﹣﹣﹣﹣想到外面,就站在大門口;想吃chicken and rice,就跑到厨房;想玩玩具,就在客廳中拿出玩具來。總之,牠小少爺就是主意多多,非要纒著我陪牠不可。

黃昏時節,當車庫的門聲響時,牠就興奮地高叫著通知我:grandma返家了。然後跑到門前,歡快地打著旋轉,當車的引擎聲停後,牠就嚴陣以待地站在門口,門一開,牠就箭一般地飛奔而出,在車道上(drive way)扮小人仔,雙手(前腳)拉著隨著牠跑來的grandma 的褲腳表示著歡迎。

晚飯後,是我們帶牠到外面散步的時候,牠總是耐心地在大門口等待我洗完碗,當見到我們巳換衫著鞋,牠就瘋了般一邊高叫一邊打圈地旋轉,總要花很大的勁才捉住牠,幫牠帶上狗繩。我們沿著街道走著,牠總是趾高氣揚地在前面帶路,一路上隨處抬起右後腳作狀小便,逄人吠人,遇狗吠狗,一副唯我獨尊的神態,我封了牠為「小街霸」。小街霸有時會領著我疾跑,跑了一段,停了下來,望見遠處的grandma氣喘喘地追來,待她將追及時,牠又再發力狂奔了。有一次,牠跟我們走到一哩外的daycare那裏才轉回家,返家後牠癱在地上動也不動,直嚇得grandma以為牠心臟病發了呢!從此,每逄帶牠走那一邊,到了半路,牠總是四腳釘在地上,死也不肯再往前走了。

為了慶祝菲菲來陪我們,我特地為牠舉行了一個盛大的BBQ party,並為牠特製了兩串沒有調味的雞肉和牛肉串燒。親友十多人在deck上聚首,邊吃邊談,香噴噴的烤肉香味直引得小菲口水流過不停。當牠的那兩串串燒燒成離爐後,Yvonne搶著要餵牠,平時對小朋友不瞅不睬的牠,如今竟為兩串串燒而折腰,追著Yvonne直跑。

我晚間經常會為grandma按摩消除疲勞,菲菲一見到,立即很嬲怒地吠著駡我,牠以為我在欺負牠心愛的grandma,有一次牠跳上床,衝著我蹼來,像是要咬我似的。後來可能想到要咬的是grandpa吧,於是跳下床,怒氣沖沖地離開,走到牠daddy以前睡的睡房,實行以眼不見為淨。直至我按摩完畢,離開了房間,牠才返回陪伴grandma。

牠最喜歡跟隨我們去附近的商場買東西,儘管牠每次都只能與grandma在車中等我,但也樂此不疲。有一回,grandma抱著牠坐在前座,準備外出買東西,忽然聞到牠身上的臭味,車剛行到街角,就要掉頭返家。我抱著牠返家幫牠洗屁股,牠很乖地任我幫牠洗。洗完後再抱回車中,grandma發現牠雙眼飽含著淚水,原來牠以為我們只帶牠在車中轉了個圈子就要放牠在家中,不再帶牠出去了。

七月八日,星期六一早,我們帶菲菲到Duluth參加Russ的生日會。我把牠的小床放在後座,grandma在後座陪著牠。兩個多小時的車程,牠有時伏在grandma的懷中,有時爬到自己的小床休息。當車行上了崎嶇的山路,菲菲猜想即將到目的地了,竟高興地唱起了歌,這是我們從未聽到的聲音。下車後安頓了行李到cottage,帶著菲菲到處逛,牠狂野地奔跑,追著鄰居的大狗吠著,嚇得那狗兒夾著尾巴避之則吉。這時遠望五妹的車子來到,牠就追著車子跑,迎接五妹一家的到來。

進入六妹的屋子,鄰居及親友聚在屋中,熱鬧得很。grandma將帶來的狗糧放在厨房的地上,我們坐在客廳,厨房的餐桌坐著鄰居,菲菲跑去吃牠的狗糧,乖巧地背著我們,面對著坐在餐桌的陌生人,一副隨時準備應付那些陌生人的侵襲似的。也不知是心情興奮或是真的肚餓,為牠準備一天半食用的食物,牠轉瞬間就吃個清光。

飲醉食飽後,牠就癱在客廳中,要我幫牠搓肚子。我搓著牠的肚子,牠半閉著眼享受著。Philip看到了,很是羨慕,我叫Philip也來幫牠搓肚子,Philip說牠會咬他的,我說不怕,他也就跟我一起搓牠的肚子。牠仍是半閉著眼,一派其樂無窮的神情。搓了一會兒,我停了手,Philip仍繼續搓,誰知牠大少爺立即一個鯉魚翻身,張口想咬Philip,幸好我及時抓住,否則Philip就有難了。

晚餐時間,菲菲在人堆中四處轉,希望能從中覓食。一些鄰居逗牠玩,牠這次可不因覓食而折腰,初則以眼怒視,喉中發出怒吼,繼而飛身一蹼,張口就想咬人。兇得很,眾人都怕了牠。

星期天,因為牠的daddy下午會從倫敦返來,然後在黃昏時帶菲菲返Austin。我們在早上離開了六妹的家,至中午時返家,菲菲原本還是一直很高興的,但看到我不再把牠的小床放到grandma房中,而是收藏到儲物室中,牠就開始悶悶不樂了。下午二時,我們帶牠到機場接daddy,十多天沒見到daddy,一旦見到了他,初時也興奮了一陣子,但回心一想,daddy就要帶自己返回Austin,牠又再悶悶不樂了。回到家中,daddy 吃著我為他而煮的瑤柱羹,牠卻落寞地躺在客廳。後來,牠走來叫走grandma,坐在樓梯口要grandma幫牠梳理頭髮。這真是奇蹟,平日牠東避西躲不肯讓grandma幫牠梳頭,如今卻主動要grandma幫牠梳頭。我想,牠是想盡量利用機會親近grandma吧了。這就是我們所鍾愛的小菲菲。

1 thought on “10、小狗菲菲(下)

Leave a Reply to Andrew Ng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