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Barbaro的人道毁滅想起

馬王Barbaro 去年五月在贏了Kentucky 的Derby 大賽時右後腳嚴重受傷,在經過七個月的治療後,腳傷不但未愈,反而漫延到另外三腳,終於在昨天宣布人道毁滅。這事成為這兩天的新聞頭條,對這事,我有以下的感想:

1、誰說美國人人情冷漠?美國人的人情不但對人,而且及於動物。在Barbaro 療傷的這幾個月,成千上萬的慰問電郵湧至負責治療牠的New Boltin Center 的Website,對牠關心的人們更發起募捐,籌集了一百二十萬美金以供醫院購置治療Barbaro 的醫療器材之用。昨天,在宣布對牠進行人道毁滅時,從四方八面湧至的鮮花堆滿了Barbaro 的馬廐,Barbaro 的主診醫生和馬主更是在電視機鏡頭面前哽咽著訴說著他們的傷痛和無奈。場面太感人了。

2、我曾這樣想,假使Barbaro 只是一匹劣馬,不必參加賽事,不必奮勇爭先去奪標,那麼就不會有受傷被殺的結局。到底是平平庸庸過其一生呢?還是轟轟烈烈地在壯年而逝呢?如果能給我選擇的話,我選擇的是後者。

3、Barbaro 的傷痛不愈,醫生及主人都認為,與其要牠忍受無休無止的痛苦,不如讓牠有尊嚴地結朿生命。我是這麼想,如果人也可以有這樣的選擇權利,那該多麼合理。所以,安樂死應是值得提倡的。
Barbaro in Kentucky Derby

1 thought on “從Barbaro的人道毁滅想起

Leave a Reply to Andrew Ng Cancel reply